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仪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38|回复: 11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了陌生的地方,还浑身乏力……

[复制链接]

613

主题

843

帖子

265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653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8-3-11 16: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png
第1章

    于清清是被一阵叫喊声惊醒的,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年轻妇女站在她面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样子,眼神里透着丝担忧,看到她醒过来时,似乎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对她露出了个微笑:“阿瞒,你醒过来就好了。”

    阿瞒?谁是阿瞒?此刻她刚醒过来,脑子还有些混沌,只觉得眼前的陌生妇女有些怪异,但眼神温和,语调轻柔,让她没有太强的戒备心。

    那妇人又轻轻开口说道:“阿瞒,既然你醒了,就好好照顾自己,我得回家去了,虎子还在家里等着哩,这会儿估计该饿肚子了。”随即又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说道:“有什么事就来找嫂子,别总闷在家里,瞧你都瘦得不成样子了,我帮你熬了稀饭,在灶上温着啦,你一会儿有胃口了就吃点。。。。。。”交代完那妇人就匆匆走出门去。

    于清清没搞清楚状况,一直处在发愣当中,至到那妇人走远了,才惊觉,刚才那妇人,虽然发式只是简单的挽了一个髻,用了根老旧的银簪插着,这样的发式感觉有点怪异,但还是有些熟悉感的,可那衣服的样式,看上去可就年代久远了,不是在她生活的时代出现的啊!

    心里悚然一惊,再抬头打量四周,茅草的屋顶,木头的横梁,泥垒的墙,空荡荡的屋内,摆设就两三件,再看盖在身上的被子,灰扑扑的,不知道用了多少年代了都,这里的人过的是什么生活水准啊?最贫穷的棚户区也比这强吧!

    她有些抓狂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刚刚那人还管自己叫阿瞒,自己怎么会是阿瞒,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是生病了么?怎么全身都使不上劲似的。

    陌生的环境让她十分惶恐,挣扎着起身下了床,拖着重千斤的身体,走出门口转了一圈,这是三间茅草房,还有一间偏房做厨房用的,里面摆放了些农具,心里更加的疑惑了,她这都到什么地方来了?

    外面用竹泥巴围了一个大院子,院子的左边还开得有一块菜地,地里的青菜,长得郁郁葱葱的,右边的空地修整得很平整,估计是用来晾晒谷物之用,这农家小院,虽然简陋,到是五内俱全。

    整个屋子就只有她一个人,她真是迷糊了,自己怎么会在这儿?

    逛了一圈,虚弱的身子有些承受不住,气喘吁吁不说,额头还冒了一屋汗,汗津津的很不舒服,刚刚看到厨房的水缸,就去厨房打了盆水,准备洗洗。

    清澈的水面,倒映着一个面容清丽的少女,苍白的面孔,削尖的下巴,微蹙的眉头,除去肤色微黑之外,倒有几分病西施的模样。

    于清清却吓得大叫了一声,任谁在照镜子时,看到镜中的自己,却是陌生女子的面孔,估计都会吓得不轻。

    “怎么会这样?”于清清惊吓中问出了声,半响才反应过来,屋内就只有她一人。

    难怪刚才那妇人管她叫阿瞒,原来她真的是阿瞒,或者说人是而神不是。

    于清清只觉得心神俱裂,震惊得双臂发麻,腿也在轻微的颤抖,原本苍白的面孔更加的苍白了几分。

    哆哆嗦嗦的又走回了卧室,机械的爬上了床,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卷成了一团,只留一双眼睛,惊恐的在四周扫射,整个身体紧紧的裹进被子里,似乎这样,才会让她不恐惧。

    如此灵异的事件,做为无神论者的她,真的是一时难以接受,她此刻正以最原始的方法,来抵御心灵的恐惧。

    第2章

    一个月后,于清清哦不应该叫钱阿瞒,她已经逐渐熟悉了周围的生活环境,也对前身的身世有了大致的了解。

    钱阿瞒刚出生时,长得胖嘟嘟的,足有八斤多,抱在手上都沉手,虎头虎脑的模样,很惹人爱,她娘为此就给她取名叫阿瞒,寓意身强体壮的意思,只可惜她娘生下她后,没几个月就染病去逝了。

    后来她爹娶了后娘,后娘很能生,一口气生了三男二女,有亲生的儿女在跟前,自然对她就不待见,家里有什么活,总使唤她来干不说,一天到晚对她还总是没好气,她爹见了也总是闷不作声。

    后娘在村里的名声很不好,总喜欢占人小便宜不说,口舌也多,闲下来时就跟村里三姑六婆瞎扯,一句话不对就会吵起嘴来,得罪了不少人,村里好多人见着她,都会绕着走,就怕被她胡搅瞒缠,她的名声,十里八乡的都传遍。

    以至于钱阿瞒十五岁时,虽然人长得漂亮,但却没人上门提亲,为此后娘可是一点不急,钱阿瞒家里家外都是一把手,什么活儿都能干,当个丫头使似的,她哪里会舍得让她嫁人。

    拖到钱阿瞒快十六了,大湾村何家的为了生病的儿子,来找后娘提亲,要不是看在聘礼丰厚的份上,后娘估计还不会允。

    何家拿出十两银子娶了钱阿瞒,为的是冲喜,眼看着何树根病得起不了床,何母听信神婆的话,娶了新娘子回来,却是没挨过三日,何树根就断了气。

    何母早年丧夫,眼见独生儿子就没了气,何母哭得是肝肠寸断,扯着那神婆要理论,那神婆慌了神,见着钱阿瞒闪过的身影,忙对何母说:“本来冲喜是有用的,只是你娶回来的媳妇命太硬,你儿子是被她给克死的。”

    何母心神俱乱,一听这话,心里一想,钱阿瞒出生没多久就死了母亲,果然是命硬的,偏偏这人还是自己花了大价钱娶回来的,顿时血气上涌,眼皮一翻,就晕过去了。

    何母被人七手八脚的给抬进了屋里,那神婆见此,慌慌张张的就从角门溜走了。

    何母身子本来就不好,经此沉重的打击,在床上躺了几天,人也跟着去了。

    他二人一死不打紧,钱阿瞒克母克夫的名声却传了出去,可怜她好端端的一个黄花大闺女,出今出个门,人家看到她,都是绕弯走。

    从此她就成了大湾村里,最不吉利的女人。

    好在同是寡妇的阿花嫂子,很同情她的遭遇,时常来她家窜门,帮她理一下家事,指点一下她在村里不懂的地方。

    只不过寡妇门前事非多,她虽然被认为是不吉利的女人,但是她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村里穷得讨不上媳妇的阿三,有事没事就爱从她家门前过,时不时嘴里还说上几句不中听的话,刚开始钱阿瞒还不在意,装作听不到,只是后来那话越说越难听,钱阿瞒就给气病了,这一病来势汹汹,估计之前,从她出嫁开始,到后来婆家连办丧事,她一直这么挺着,现在是支撑不住,终于倒了下来,只是没想到的是,再醒来时,却换了人。

    第3章

    了解到钱阿瞒的身世,心里对她充满了同情,同时也很唾弃这个万恶的社会,让女子生活得如此不易。

    阿瞒带着针线去了阿花嫂子家,最近都跟着她在学绣花,她在娘家时,整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她后娘更不会教她针线,还是阿花嫂子劝着她,让她学点针线,农闲时做几个荷包或者绣个手绢什么的,拿去镇上的铺子换几个零花钱。

    阿花嫂子人很温和,说话轻言细语的,常以过来人的身份,提点着阿瞒,阿瞒生病的时候,也是她跑进跑出的照顾,阿瞒对她很有好感。

    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让她没了丈夫哩!阿瞒心下感叹,可见老天爷也不是时时睁着眼的。

    阿花嫂子夫家姓赵,是村里的大姓,虽然没了男人,但还有很多叔伯兄弟,对她们孤儿寡母颇为关照,所以村里也没人敢欺负他们母子,就是家里的几亩地,农忙的时候,也是叔伯几家帮着一起种了,她自己平时也在家里做些针线去卖,手里也有活钱,日子很是过得。

    钱阿瞒就不同了,她的夫家何家,是从外地迁来的,在村里置了两亩地,又出钱买了块宅基地建了三间茅草房,全村上下就这么一户姓何的,可以说在本村是一点根基也无,所以那个濑头阿三才敢对她出言不逊。

    “阿花嫂子在家吗?”钱阿瞒敲着院门,朝里面喊道。

    院内响起咚咚、咚咚的走路声,只听吱呀一声,院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探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脑袋,笑嘻嘻的冲她说道:“婶子来了,我娘在屋里,让你进去哩。”

    阿瞒上前揉了揉小孩的脑袋,逗着他说道:“虎子你可真乖,都知道帮婶子开门了。”

    虎子给阿花嫂子养得很好,小身板很壮实,脸上也是肉嘟嘟的,见人就笑,只有五岁的年龄,却比同龄孩子斯文很多,可能是从小没有父亲的原故,小小孩子就懂得看人脸色。

    阿瞒进了屋,虎子就又把院门给关上了,别人家都喜欢敞开了院门,门口有人过路时,就会冲里面打声招呼,显得热闹,但他们家却是整天都关着门的,虎子虽然觉得一天开门又关门的,很麻烦,但这是他娘亲的吩咐,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阿花嫂子是个慬言慎行的人,要不是看着钱阿瞒着实可怜,估计她也不会去多看她一眼的。

    阿瞒看着干净整齐的院子,心里感叹,阿花嫂子真是个会收拾的人,屋里屋外的,都拾掇得十分妥当,转过堂屋,走进了正屋内,阿瞒轻言细语的说道:“嫂子,我又来打扰了。”

    阿花嫂子正在绣一副枕头,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笑着说道:“阿瞒来了,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嫂子也是整天在家做针线的,你来了,咱们还能说说话。”

    拉着她坐下,又问道:“上次我教你的绣样,可学会了?”

    阿瞒使劲的点了点头,拿出自己的绣品出来,给阿花嫂子看:“我绣了三天才绣好,眼睛都看花了,你瞧还行不?”

    阿瞒前世可从来没做过针线活,衣服什么的,直接买就好了,谁还用得着自己做,她以前就是拿根线来穿针,都要穿半天的,可现在却不得不学。

    当她决定适应当下的生活的时候,她才窘然的发现,她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却一文钱也没翻出来,家里除了少许的粮食外,一样值钱的东西也没有,这可让她怎么生活?

    家里虽然有二亩地,但出产有限,刚刚秋收没多久,家里的粮食却剩下不多,她算了一下,省吃俭用的话,勉强够她两个月的口粮,眼看就要入冬了,到进候没吃没喝的,要她冻死在屋里吗?

    还好阿花嫂子提点她,让她跟着学针线赚点零花,她才卯足了劲,每天认真的学绣花。

    阿花嫂子拿着绣品,仔细看了一下针角,遂笑着说道:“你刚过门时,我见你粗壮的模样,还以为你是个手脚笨的,没想到这才多少时日,你就绣得有模有样了,真是我看走了眼。”随即又将阿瞒上下打量了一下,心里又有些发酸了,刚过门时多壮实的一个孩子,这才几个月的时日,就瘦得这般若不禁风,可见心里是有多苦。

    阿瞒倒是满不在乎,心想,天才都是勤奋而来的,她这么劳心劳力的绣花绣朵,不过是想混口饭吃。

    “你毕竟动针线的时日尚短,好几处地方绣得还不够细致,不过这也不错了,拿去铺子里卖个五文钱足够了。”阿花嫂子评估道。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能卖到钱就好,也不枉她一个月来勤学苦练,手指不知被扎了多少针眼,辛苦她不怕,就怕辛苦一场却没回报。

    “我这里还有一些花样子,你可以拿去照着绣,针线上的功夫,你绣得多了,绣功自然就会越练越好的。”阿花嫂子见她露出了笑模样,含笑着鼓励她。

    “嗯,多谢嫂子了,要不是有嫂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阿瞒嘴里说着心里也盘算着,多绣几个绣品去卖,这个冬天估计也能熬过去了,这时她对生活才有了点信心。

    阿花嫂子看到阿瞒现在这模样,感觉十分欣慰,一个月前的阿瞒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整日躺在床上,对什么事都不闻不问,活得跟个行尸走肉似的,现在的阿瞒虽说不上多么光彩照人,但混身上下却洋溢着生命的活力,这才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子,该有的神情。

0

主题

927

帖子

185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54
发表于 2018-3-14 18: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帖回帖是美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21

帖子

184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42
发表于 2018-3-14 20: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来刷分的,嘿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20

帖子

184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发表于 2018-3-15 16:0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帮帮顶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26

帖子

185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52
发表于 2018-3-26 11: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什么东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44

帖子

188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88
发表于 2018-3-27 12:4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不错,讲的太有道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40

帖子

188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80
发表于 2018-3-28 15: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手一抖,钱钱到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37

帖子

187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74
发表于 2018-3-28 15: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看看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23

帖子

184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46
发表于 2018-3-28 16: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什么东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32

帖子

186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64
发表于 2018-3-28 16: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